ChunSTS│一把僧扇裡的科學史(1): 泰國曆法的改革

喬治·歐威爾在《1984》寫到:「誰控制過去就控制未來,誰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。」泰國歷時百年的現代曆法改革,可是全然道盡此句。曆法改革可以說是生僻到不行的主題,之所以會踏進來,得先從一把僧扇開始說起。


在曼谷國家博物館中的某一館藏室中,展示了許多僧扇(ตาลปัตร / talapat)。僧扇是上座部佛教的重要特色,它既是僧侶地位的象徵,也是舉行宗教儀式時不可或缺的器具。關於泰式僧扇的知識,曼谷一滴的文章《繼續飽滿且無用的,冷知識第十六彈。泰式扇它從哪裡來?》有詳細的交代,推薦各位入內欣賞。

圖片4.jpg
曼谷國家博物館中珍藏的僧扇

整室數百把僧扇,各個精緻無比,全是皇家珍品。上頭的圖案設計有時是巴利經文,有時是佛經故事,更多的是搓揉各代皇室典故。它們的設計主題看似十分「傳統」,但在畫面編排上(以當時而言)卻是創意滿滿,算進泰國平面設計史絕對是精彩的一頁……數頁。

由於每一把都太豐富、精緻了,如果不定下神來各把品嚐欣賞,很容易眼神一瞥就錯過了像下面這扇(我認為的)經典之作。它靜靜立在眾扇之中,無聲地展示一段泰國天文、地理與世界觀轉換的關鍵時期。

圖片5.jpg

基本上所有僧扇的設計都緊扣佛教與皇室,但這一把十分不同,它的主畫面主題竟然是黃道十二宮與地球!

圖片6.jpg

如上圖,扇面總共有兩個象徵元素。第一個象徵是「善見神輪」,它是印度神毗濕奴四隻手手中的其中一把法器。善見神輪的泰文 จักร (chak) 正是當前「卻克里」王朝 จักรี (Chakkri) 的詞源之一。第二個象徵是地球,更準確的說是「赤道坐標系」,一種以地球為中心,赤道為基準面的天球坐標系。這種坐標系十分常見,古代的欽天監和現代的天文學家,都用用來紀錄星體(相對於地球的)移動狀況。扇上的坐標系還標有黃道十二宮(จักรราศี),還真的繡了數個十二星座圖騰。但若仔細看,就會發現設計者的巧思有點小瑕疵: 牡羊宮原應在黃道與赤道的春分交會點上,但扇上設計卻讓整個黃道十二宮移早了一整季。

e59c96e789877-1.jpg

儘管如此,這把扇子的設計仍瑕不掩瑜,原因來自於它的設計年代──從它下方緞帶設計內的四行文字可以看得出來:

圖片8.jpg

從這些文字可以得之,這一把扇子並不是用來彰顯僧侶位階的พัดยศ,而是僧侶用來進行儀式的พัดรอง,且還是為了生辰祝禮而設計的。根據線索,可以推測的是,這個扇子是在「羊年 1245 / ปีมแม ๑๒๔๕」時給某位要滿24歲皇室成員慶生辦法會用的。มแม (一般拼法應是มะแม)是山羊的意思,因此在泰國的12生肖(ปีนักษัตร)中指的是羊年。所以……「羊年1245」是何年呢?

「羊年1245」: 泰國史上的各種曆法

想必大家都很熟悉目前泰國使用的是佛曆,也就是佛滅(釋迦摩尼佛涅槃)紀元。今年2019對應佛曆是2562,所以佛曆減去543就是西元了。

但扇中的1245不論做為西元、還是佛曆都很奇怪,而且在當時是不太可能出現赤道坐標系的圖騰。1245並非西元或佛曆紀年,而是「朱拉曆 จุลศักราช」。

圖片11.jpg

(廣意上) 在當今泰國的空間中,曾有五種曆法流通(วิสุทธ์ บุษยกุล, 2004)

  1. 爭鬥宇迦 (กลียุคกาล):
    印度教中四個宇迦 (Yuga)循環中的最後一個宇迦 ,也是目前所在的宇迦 (類似佛教末法期的概念)。這個曆法在泰國只出現在南部素叻他尼府出土的石碑上,證明當時泰南與印度交流緊密。
  2. 大塞迦曆 (มหาศักราช):
    源於西元前一世紀的印度。目前的考古證據顯示,它在七世紀時流入東南亞地區。至今印度的國定曆仍是改良大塞迦曆而成的。
  3. 朱拉曆 (จุลศักราช):
    又稱為塞迦小曆,是西元七世紀時緬甸地區的室利差呾羅王國修正大賽迦曆而成的,成為緬甸歷史上的主要曆法。16世紀時,大城王朝在一系列戰爭中輸給緬甸,成為附庸國,曆法也隨之易換。
  4. 拉達那哥欣曆 (รัตนโกสินทรศก):
    西元1888年,號稱「泰國現代化之父」的拉瑪五世朱拉隆功做了一項眾大的決定: 為了和西方接軌,把上述使用已久的陰曆,改成當代通用的格里曆(ปฏิทินเกรโกเรียน,就是公曆/陽曆),並將紀元改始為拉達那哥欣王國(也就是當今的卻克里王朝)建立的1782年。
  5. 佛曆 (พุทธศักราช):
    拉馬六世在一次世界大戰時大談暹羅民族主義,實際措施包含國旗從大象旗改成三色旗、確立「宗教(佛教)、國王、人民」為暹羅三大精神。據此,在公曆的基礎上,把紀元改始自佛滅。

回到「羊年1245」,最為合理的算法便是採取朱拉曆,จ.ศ. 1245+638=西元 1883年。

1883年的暹羅還在拉瑪五世的統治下,正大刀闊斧地推行各項現代化工程。他在該年設立了第一家郵局,自此中央與地方之間的消息流通大為加速。郵政成了一個新興的行政部門,第一任電報局局長(กรมไปรษณีย์โทรเลข)就是拉瑪五世的親弟弟帕努朗西·沙旺翁。有趣的是,1883年這位親弟弟正好24歲,會不會這把扇子就是用來舉辦他的慶生法會用的呢?

素材.jpg
圖片來源: Wikipedia

泰國曆法的「現代化」之始: 紀年設計

扇子的年代暫時解決完了,接下來要看泰國的曆法演變。曆法可以說是天文學/占星學與政治的融合體。泰國的曆法「現代化」工程一路從19世紀末拉到20世紀初,從拉瑪四世到鑾披汶·頌堪將軍。但這一連串的改革過程並不是單純的「西方化」。事實上,當時的暹羅菁英對曆法的考量除了方便、精確、合理化、科學化外,還盡其可能地保留許多傳統元素在其中。現在泰國所使用的日曆本身就反映了現代與傳統的交雜融合,裡頭包含的資訊高達下面幾種:

  1. 公曆 (格里曆)
  2. 佛曆 (佛滅紀元的公曆)
  3. 佛教陰曆 (ปฏิทินปักขคณนา): 主管佛教重要節日
  4. 華人農曆
  5. 朱拉曆法紀年 (占星用)
  6. 大塞迦曆紀年 (占星用)
  7. 皇家節日
  8. 婆羅門教節日
圖片1
泰國日曆 資料來源 http://astroneemo-calendar.blogspot.com/2012/11/3-2556.html

這麼多資訊並不是一開始就整合地好好的為人所用,相反地,當時的泰國在不同地區有不同的曆法計算傳統,甚至連「年」這個單位都不太容易統合。並不是說各地占星師的曆法計算錯誤到有一年誤差,而是大家「紀年」的方式不同。為此拉瑪四世的「曆法改革」便從「年」開始,在(西元)1855年頒布了新的紀年方式:

圖片2
參考自 Natthaphat Taechabannapanya (2008)

簡而言之,拉瑪四世設計的紀年方式,類似於我們習慣的「干支紀年」。這套系統中的肖年受到華人影響,而朱拉曆尾數則是受到梵文影響。至於「國王在位尾年」,則是參考自當時的「咸豐X年」概念。

全國時間統一: 宋干(潑水)節公告 ประกาศสงกรานต์

確立了紀年系統後,拉瑪四世的下一步是確定全國每一「天」的一致性。傳統的泰國天文學與曆法繼承自印度傳統,暹羅各地的占星師透過改寫自印度天文經書《蘇里亞瓦希丹塔 Surya Siddhanta》的《素里葉亞經 คัมภีร์สุริยยาตร์》與《瑪拿經 คัมภีร์มานัต》,推算該年一整年的日曆。乍聽之下很簡單,但其實難到爆。問題出在曆法設計上。

拉瑪四世在位時始用的是前面一直提到的「朱拉曆」,基本上一種陰陽合曆。在月的安排上遵照月亮的朔望變化,而年則遵照太陽運行。然而,平均月相變化週期是29.53天,乘以12是354.36天,並不等於回歸年(太陽年) 365.24天。這就是為什麼農曆、陰陽合曆需要置閏的原因。華人農曆有「19年7閏」的傳統,泰國則更複雜,有三種年:

  1. 一般年 (ปกติมาส-วาร): 30天*6個月+29天*6個月 = 354天
  2. 小閏年 (อธิกวาร): 一般年的七月多一天 = 355天
  3. 大閏年 (อธิกมาส): 一般年但有兩個八月=354+30=384天

占星師制定每年日曆時,不只要計算今年是上面哪一種年,還要根據不同的經典敲定各個傳統節慶位在何日。各城各邦的占星師各自己的演算結果,普羅百姓也不見得知曉。因此,自(西元)1857年,拉瑪四世開始頒布《宋干節公告 ประกาศสงกรานต์》,清楚寫明「一年之始」在幾日幾時幾秒,以來慶祝新年(吠陀傳統上的太陽進入春分點)。該公告還包含該年的宋干職掌女神(นนางสงกรานต์)、佛教節日、皇家儀式、吉凶日以及閏年狀況,甚至還有農產跟雨量預測,基本上就是我們理解的農民曆公告了。

如果有興趣,這是今年2019的宋干節公告: 點我入內(ประกาศสงกรานต์ปี พ.ศ.2562)

死不放手的傳統: 佛教陰曆 (ปฏิทินปักขคณนา)

難對付的不只有大小閏年,還有佛教陰曆 (ปฏิทินปักขคณนา)。這是一種完全只根據月相變化來計算的曆法,而且還是以半個月為單位,稱為ปักข์ (14天是 ปักข์ขาด 小半月;15天稱 ปักข์ถ้วน 大半月)。這麼特殊的曆法是為了配合佛教三藏經中的律藏 (Vinaya)的經文,用來訂定規範僧人的作息與重要佛日。該曆基本上是拉瑪四世本人堅持在自己開創的泰國佛教改革勢力「法宗派 ธรรมยุติกนิกาย」內部使用的。法宗派的精神是剔除泰國佛教中所有「不理性」的迷信觀念,諸如萬物有靈信仰與婆羅教色彩的部分。因此,他們堅持使用「最源初」的佛教陰曆。

然而,半月型曆法自成一套系統,當其與其他曆法平行使用時,就會產生大混戰 (如下圖)。拉瑪四世做為始作俑者,只能親自下海解決。他寫了一本曆法指南《ตำราเศษพระจอมเกล้า》來說明朱拉曆與佛教陰曆間的關係,還設計了一個佛教陰曆計算版(กระดานปักขคณนา)幫助推算。

21世紀的今天,佛教陰曆已採用數位運算,再複雜的曆法系統,現在在日曆上也只剩一下一個小小的「佛日」logo。這些日子不僅對僧人重要,也在提醒俗眾做功德,以及7-11不能買酒。從佛教陰曆的例子可以看出,泰國曆法改革不在於單純西化,而是將舊有傳統現代化(訂立全國標準曆法系統)。

2019年佛教陰曆
2019年佛教陰曆 資料參考自 https://watmatchan.net/wp-content/uploads/2019/01/Pukkhanana2562.jpg

採用公曆(格里曆)、改變紀元

儘管整個暹羅的曆法系統在拉瑪四世時期得以統合,但朱拉曆和佛教陰曆兩個不相容的系統在換算時經常出現不一致,例如季節和月份會打架、大小閏置放問題等等。為了簡化曆法,拉瑪五世乾脆和西方曆法接軌,直接採取純太陽曆的公曆。如此一來,置閏問題就變的超級簡單: 四年一閏 (就是我們當前認知的計算方式)。

暹羅在1889年開始採行公曆,但官方新年卻是訂在四月一日。看似奇怪,但元旦這一天本來就是人為訂定的。西方元旦一月一日並沒有天文學上的依據,而是西元前的人物──凱薩大帝在他頒布的儒略曆(格里曆的前身)的個人決定。至於拉瑪五世選擇四月一日為元旦,則是因為當時的皇家占星/天文師算出釋迦摩尼佛成道(涅槃)於四月。除此之外,拉瑪五世還將紀元改為拉達那哥欣王國(也就是當今的卻克里王朝)建立的1782年。舉例而言,AD 1889年就會改寫成 RS 109年,這個做法跟我們採用「民國」是差不多的道理,本質上是用來樹立治理權威的。

到了拉瑪六世的手上,紀年方式又改變了。拉達那哥欣紀年雖然能彰顯當今王朝的權威,卻難以用來表示前王朝(素可泰、大城、吞武里王朝)的年代。為了強化國族意識,強調暹羅歷史的淵遠流長,暹羅民族主義者拉瑪六世將紀元遠推到佛滅,也就成了現在泰國使用的佛曆。行書至此,我們可以看出,曆法改革的不僅是計算上的考量,還包含了打造民族國家的意圖

故事還沒結束

1932年暹羅革命後,暹羅從絕對君權改為君主立憲,革命的人民黨(คณะราษฎร)組成了新政府,當中有多數是為高級軍官入閣執政。軍人勢力在新政府越擁越大,到鑾披汶·頌堪將軍執政時期(1938-1944; 1948-1957) 達到高潮。在二次世界大戰的背景下,深受日本影響的他大力鼓動「泛泰主義」,一方面大談「泰族」民族意識,另一方面想將皇室請下神壇,自己取而代之。因此,他在1941年把新年從拉瑪五世的四月一日改成「更加國際的」一月一日,並且不斷用「RS 112」來強調泰國因1893年法暹戰爭戰敗而失去的大量國土。透過以上操作,鑾披汶·頌堪召喚/創造國民對過去戰敗歷史的憤怒,爭取在二戰時期出兵法屬印度支那的民意基礎。曆法本是天文學和政治的合作產物,喬治·歐威爾在《1984》寫到:「誰控制過去就控制未來,誰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。」泰國歷時百年的現代曆法改革,可是全然道盡此句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